文化

您的位置:首页 > 文化

陕西每8个人就有一个奔赴抗日战场 麦家《解密》入选英国“企鹅经典文库”

作者:菲律宾太阳城   浏览:   发布时间:17/07/18

  西安7月16日电 题:陕西每8个人就有一个奔赴抗日战场 志愿者欲寻所有老兵

  作者 冀浩凡 马智峰

  一部被曾经退稿17次的中国小说当地时间18日在英美等21个英语国家同步上市,并被收入英国著名的“企鹅经典文库”。这部能与《尤利西斯》《百年孤独》等经典小说纳入同一文库的作品叫《解密》,其作者麦家也成为首个被“企鹅经典文库”收录作品的首位中国当代作家。这是记者从浙江省作家协会获悉的。

  就在17日,企鹅兰登书屋集团董事局主席约翰·马金森和企鹅亚洲区总经理周海伦还专门来到杭州西溪湿地的麦家工作室,带来了首本《解密》精装英文版和一幅《企鹅欢喜图》。吃过麦家亲手包的水饺后,满头白发的马金森表示,企鹅每年出版1.2万册图书,但是中国作家的书很少,希望通过出版《解密》淘到更多中国作家的“金子”。

  “每天都在与时间赛跑,最大的愿望是找到所有陕西老兵。”“陕西抗战老兵营”志愿者董元如是说。近几年,他与众多志愿者跋山涉水、走街串巷,寻访耄耋老兵,记述他们的英雄本色,让世人铭记那段历史。

  据中国社科院公布的最新数据,抗日战争期间中国军民的伤亡超过3500万,其中军队伤亡380余万。陕西作为战略后方,成为中国军队重要的兵源地。据相关历史资料显示,当时陕西累计约150万人参与抗战,每8个人中就有一个奔赴战场。

  西安“80后”白领董元,是“陕西抗战老兵营”志愿组织的核心成员之一。该团体组建于2012年7月,是陕西成立最早、规模最大的关爱抗战老兵志愿组织。其成员包括公务员、军人、教师、学生等各行各业人士,目前核心成员约30人,累计参与活动的志愿者逾千人。

  董元告诉记者,老兵群体作为烽火抗战岁月的历史符号,其真实经历惨烈、悲壮,远非当下影视作品可比。“记述这些即将谢幕的英雄,向世人尤其是下一代还原战争的残酷与胜利的伟大,刻不容缓”。

  成立至今,他们已走访陕西40余个县区,最远到达的陕北府谷县,距离西安700余公里。董元称,但凡有老兵的讯息,无论街头闹市、偏远山区,志愿者都会前往。“个别老兵居住在深山老林中,翻山越岭、风吹日晒对志愿者而言早已是家常便饭”。

  三年的风雨无阻、日夜兼程,志愿者们累计寻访450余位老兵,并为330位老兵建立“档案”。这期间,董元与伙伴们也送走过百余位老人。他不时向记者感慨,仍有更多的老兵未被发现,缺乏关注。“陕西的抗战老兵保守估计在千人以上,现在每天都在缩减。我们得和时间赛跑,找到他们,让大众记住他们的贡献,这是我们的责任。”

  在“抗战老兵营”的志愿者中,有年近七旬的老翁不厌其苦,亦有个性十足的“90后”乐于奉献,年龄跨度超过半个世纪。就读于西安西北政法大学的韩世阳,是一名来自山东青岛的“90后”军事爱好者。由于探访老兵需经常外出,他时常一身迷彩装,自称方便出行。

  由于家中长辈曾有抗战经历,且熟读战争历史书籍,1993年出生的韩世阳比起同龄人更加知晓抗战的残酷与老兵的不易。2013年“重阳节”,他首次到陕西户县探望9位老兵。“握手的瞬间很激动,看着变形的手,粗糙的皮肤,遥想当年他们与我年龄相仿,英姿勃发,如今却饱经沧桑,真钦佩他们当年的抉择。”韩世阳如是说。

  在《解密》中,麦家先是描绘了容氏家族由富裕盐商到教育世家的变迁,随后又讲述了患有自闭症的数学天才容金珍在破译密码的道路上,围绕“紫密”和“黑密”两部密码,与授业恩师希伊斯展开殊死搏斗的故事,这位破译家为了国家安全而心甘情愿地“燃烧了自己”。

  诞生于1935年8月的“企鹅经典文库”则收录了乔伊斯、普鲁斯特、海明威、萨特、加缪、卡尔维诺、弗洛伊德、菲茨杰拉尔德、马尔克斯等诸多大师的作品,其中也包括《红楼梦》《阿Q正传》《围城》以及小说集《色戒》等四部中文作品。《解密》是迄今唯一被收入这一文库的中国当代文学作品。

  回忆起《解密》的创作历程,麦家告诉记者,因为题材“敏感”、作者无名,它给自己的写作带来了最大的挫败感,被退过17次稿。“长达10年的修改过程确实太长了,几乎差点把我憋死,这么多修改至少有一半是被迫的。《解密》是我的磨刀石,它折磨了我,也磨砺了我。”

  而《解密》进入英语出版界的视野也同样带有一点传奇色彩。英国汉学家米欧敏2010年从首尔到上海来参观世博会,返程时遇到了飞机晚点,就在机场买了《解密》和《暗算》打发时间,而她的祖父又恰巧在二战期间从事过密码破译工作,因此她对两部小说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此后,米欧敏把《暗算》的译稿介绍给了她的同学、翻译过鲁迅和张爱玲作品的汉学家蓝诗玲。而企鹅兰登书屋的编辑正是经过蓝诗玲之手,接触到了麦家的作品,随后与麦家和他的海外代理人谭光磊签订了出版合同与翻译合同。麦家表示,所谓的“成功运作”都不过是运气的眷顾,“我在被冷落了十多年后,也许是博得了上帝的同情,给了我一块饼吃。”

  从起初的好奇、激动,到如今的责任、坚持,两年间韩世阳已经探访过上百位老兵,甚至和一些老人成为忘年交。在与诸多老兵的交往中,他感受颇深。“战争的壮烈,同胞的罹难,在老人的脑海中留下太多阴影。多年来,被冲击、被遗忘的经历,至今都难以释怀。”他认为,帮助老兵不仅是改善其生活,心灵上的慰藉或许更重要。

  据小韩介绍,近年来,经由网络社交平台,他们与全国各地的老兵志愿者团队都保持联系,互通信息,一些散落在外的陕籍老兵开始逐渐被发现。小韩坦言,所有志愿者都明白,随着时间地推移,抗战老兵群体终将不复存在。他们最大的愿望是有更多的志愿者站出来,争分夺秒,寻找、关爱老兵。英雄终将归于尘土,他们的故事却永不凋零。(完)

  而负责《解密》英文版在美国上市的则是美国著名的FSG出版公司,这家出版社拥有22名诺贝尔文学奖得主的作品版权。对于外界将作品与诺奖联系的猜测,麦家坦率地表示,这种猜测没有意义,在FSG出过书的作者中诺奖得主也是少数。“仅此一点把我和诺奖生硬地绑在一起,显然是幼儿园的逻辑,不足为凭。”

  目前,《解密》已相继与西班牙、法国、俄罗斯等13个国家的17家出版社签约,而企鹅兰登书屋集团目前正在组织翻译麦家的《暗算》,预计年内可出版样书。(记者 冯源)

本文由现金网原创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